健康科普

2024-06-13

高温高湿环境下剧烈运动有风险:带您了解运动性横纹肌溶解症!

1.什么是运动性横纹肌溶解症? 运动性横纹肌溶解症,是指由于过量或不适宜运动导致横纹肌细胞缺血缺氧,肌纤维崩解断裂,释放大量的肌红蛋白、代谢产物及潜在毒性物质,上述物质进入细胞外液及血液循环中,经泌尿系统排出,引发代谢紊乱或脏器功能损害的一组临床综合征。它的典型症状为短时间剧烈运动后出现肌肉酸痛、肌肉肿胀、乏力、棕色尿、恶心、呕吐,部分患者可诱发急性肾损伤,甚至昏迷,危及生命。 2.哪些情况易发生运动性横纹肌溶解症? (1)马拉松、举重、健美等高强度体育运动; (2)突然进行超过平时运动量的剧烈运动; (3)高温、高湿环境下的剧烈运动。   3.如何早期识别运动性横纹肌溶解症? 若存在剧烈运动或长时间没有运动后的突然高强度运动,特别是在高温高湿环境下的剧烈运动,随后出现肌痛、乏力和棕色尿,甚至出现短暂意识丧失,头痛、恶心、呕吐、高热、尿量减少等症状,应谨防运动性横纹肌溶解症,宜及时就医。 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有助于防止病情加重,避免发展为急性肾功能衰竭。   4.发生运动性横纹肌溶解症该怎么办? 一旦发生运动性横纹肌溶解症,应在专业医务人员的指导下进行治疗,尽早去除病因,积极预防急性肾小管坏死,保护肾功能。 (1)补液:尽早补液, 增加有效循环血容量,维持目标尿量300毫升/小时,促进肌红蛋白从尿液中排除; (2)碱化尿液:补充碳酸氢钠以碱化尿液,防止肌红蛋白管型形成, 预防肾小管损伤, 同时对抗继发性代谢性酸中毒和高钾血症; (3)保护肾脏:予以呋塞米等利尿,促进肌红蛋白排泄, 减轻肌红蛋白对肾小管的堵塞和毒性,保护肾功能; (4)血液透析:若出现少尿、无尿或严重酸碱电解质代谢紊乱等情况,需要至肾脏专科评估是否行血液透析治疗。 5.科学运动,预防运动性横纹肌溶解症 根据运动性横纹肌溶解症的病因,采取科学合理的运动方式,能够有效减少运动性横纹肌溶解症的发生率。具体建议如下: (1)避免在高温高湿环境中进行高强度、长时间的训练; (2)不经常运动或在未经训练的情况下,不要突然进行高强度剧烈运动; (3)循序渐进,做好运动前热身,让骨骼肌有一个缓慢适应的过程; (4)在运动前后和运动过程中,应兼顾补充水分和电解质,鼓励少量多次饮水,保证血容量及电解质稳定。不建议喝含咖啡因的饮料,避免饮酒。 (5)劳逸结合,在进行高强度锻炼前后应充分休息; (6)在炎热或湿热环境下高强度运动后, 一旦出现肌肉酸痛不缓解、乏力、恶心、呕吐、深色尿等情况,应及时就医。  

2024-06-12

骨质疏松症,你引起重视了吗?

现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正式将骨质疏松症列为全球十大最严重疾病之一,根据我国2022年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我国目前中国老年人口系数和老龄化总体水平已经达到18.73%和13.52%,远远超过老年型社会老年人口在总人口中的比重10%和7%。随着年龄的增加,骨质疏松症的患病率也会随之增加,预计到2050年,中国骨质疏松症患者将占到总人口21%,总数将达到2.12亿人。身体机能下降及体内激素水平变化,导致骨吸收大于骨形成造成全身骨量的减少、骨内微细结构的破坏,当使用双能X线吸收法测得患者髋部或脊柱的骨量比当地平均骨量峰值减少2.5个标准差时,即为骨质疏松症。 正常成人骨代谢的主要形式是骨重建,不断吸收旧骨,又在不断合成新骨,这种骨吸收和骨形成的稳定状态一旦打破,骨吸收过多或形成不足就会形成骨质疏松。骨质疏松症的病因有: 1、影响骨吸收的因素:①绝经后雌激素水平下降,致使骨吸收增加;②钙调节激素的分泌失调致使骨代谢紊乱;③妊娠和哺乳骨吸收增强; 2、影响骨形成的因素:①钙的摄入不足;②过度饮酒、大量吸烟、饮咖啡、喝浓茶、体育锻炼不足。 3、继发性骨质疏松症的病因:①皮质醇增多症;②甲状旁腺功能亢进症;③甲状腺功能亢进症;④糖尿病;⑤慢性肾病;⑥胃肠切除,钙吸收下降;⑦某些药物如类固醇激素、抗癫痛药、抗凝药肝素等。 骨质疏松症的症状有许多,疼痛是原发性骨质疏松症最常见的症状,以腰背痛多见,占疼痛患者中的70%以上。其次为肩背、颈部或腕踝部痛,可于坐位、立位、卧位或翻身时疼痛,时好时坏。如果有以下危险因素,需及早就诊:①48岁以前绝经;②绝经前切除双侧卵巢;③饮食中钙不足;④体育锻炼不足;⑤吸烟(每天>10支);⑥家族中有骨质疏松或骨折史;⑦酗酒;⑧身材瘦小[体质量指数(BMI)<19]。 如果出现腰背酸痛、骨骼变形、骨折更应立即就诊。目前针对骨质疏松症治疗的方式有:服用钙剂、补充维生素D、双磷酸盐的使用(阿仑膦酸钠、唑来膦酸等)、地舒单抗皮下注射、特立帕肽皮下注射等。   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性骨折(OVCF)是骨质疏松症人群中最常见的也是最严重的骨折,经轻微外界暴力即可诱发,如在日常生活中弯腰提水、拾物、坐立姿势改变过快甚至用力打喷嚏等活动。OVCF会给患者带来长期持续性的疼痛,尤其是翻身、行走时疼痛更加明显,这会使患者生活能力下降,且由于骨折部位的畸形愈合及长期慢性疼痛导致患者姿势改变形成脊椎畸形如驼背、脊柱侧弯造成患者心肺功能下降,甚至可能发生骨折碎片进入椎管,压迫脊髓或者神经,从而可能出现下肢截瘫、大小便失禁、下肢放射性疼痛的情况,以上种种严重负面影响了OVCF患者的生理及心理状态,极大的增加了家庭护理成本及社会经济负担。 目前针对OVCF的治疗中,分为保守治疗及手术治疗;保守治疗中患者需严格卧床休息2至3个月,在卧床期间,由于全身骨骼缺乏正常生理活动状态下的各种应力刺激,应力刺激成骨机制遭到阻碍,骨质进一步流失,加重骨质疏松程度,并且由于保守治疗需长时间卧床休息,这就会导致腰背肌的萎缩,这将导致其对脊柱的保护作用减弱,从而进一步增加骨质疏松性骨折的风险,最后形成骨折—再骨折的恶性循环。长期卧床也会增加其他并发症的发生率如:坠积性肺炎、下肢深静脉血栓、皮肤压疮、便秘等,均会增加老年患者致病甚至致死风险,缩减患者预期寿命。 因此,及时、有效的手术治疗对于OVCF患者极为重要。手术治疗方式中,由于OVCF患者绝大多数为老年,多数伴有基础疾病,身体综合条件较差,往往无法耐受开放式手术中的麻醉风险及手术打击,且开放式手术术后恢复时间所需更长、术后并发症发生率更高,由于骨质疏松症患者骨质条件差,植入内固定装置,会导致本就骨质疏松的椎体出现薄弱区域,犹如朽木上钉钉,适得其反,最终出现拔钉等情况导致手术失败,所以目前针对OVCF患者的微创手术治疗中,经皮椎体后凸成形术PKP、经皮椎体成形术PVP因其能够快速缓解患者疼痛、恢复椎体强度、恢复患者日常生活能力,已成为OVCF主流治疗方案,这两种手术方式均为使用穿刺组件往伤椎内填充骨水泥,达到填充伤椎骨折缝隙、黏合骨折碎块、灭活伤椎内痛觉感受神经的效果,从而达到恢复伤椎刚度和强度、防止伤椎进一步高度丢失、增强伤椎稳定性、缓解患者疼痛的目的,能够迅速地使患者恢复日常活动能力。(以上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2024-05-30

成橙科普 | “肠”健康,常健康--“医路成橙”科普之世界肠道健康日

“肠”健康,常健康 --“医路成橙”科普之世界肠道健康日 1958年5月29日,世界肠道健康组织(WGO)创始人Henry Cohen博士提出将5月29日定为“世界肠道健康日”。今天是世界肠道健康日,你对你的肠道负责了吗?有没有好好保护它?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选择速食快餐,同时不重视检查,导致大多数人的肠胃很早都开始出现了问题,甚至出现癌变也没能及早发现并治疗。   认识直肠癌 2020年全球结直肠癌新发病例数约为1931590例,世标率为19.5/10万,因结直肠癌死亡人数约为935173例,世标率为9.0/10万,结直肠癌发病率和死亡率分别位列全球主要恶性肿瘤的第4位和第3位。中国结直肠癌世标发病率和死亡率分别为17.3/10万和7.8/10万。在发病和死亡趋势方面呈现性别差异,女性发病率和死亡率均呈下降趋势,而男性发病率和死亡率均呈上升趋势。全球及中国结直肠癌疾病负担较重,以最低的成本更好地控制结直肠癌负担是现阶段共同需要面对的问题。今天“医路成橙TM”科普讲堂为您科普一下直肠癌的防治疗现状。 目前治疗直肠癌的手段多种多样,抗肿瘤治疗的药物也层出不穷。常见的治疗手段有手术、放疗、化疗、介入治疗、免疫治疗、中医药等,同时MDT多学科团队治疗也让更多患者生存时间及生存质量大幅度提高。下面通过两例成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肿瘤科直肠癌病例,让您了解更加了解直肠癌诊疗。 病例一 局部晚期直肠癌+新辅助放化疗+直肠全系膜切除术: 李某,男性,49岁,四川成都人。2021年2月3日,患者在无明显诱因下出现大便带血,持续了近两月。肠镜检查提示:肛门不远处见一环形结节样新生物;病理活检提示腺癌;结合影像学分析,最终患者被诊断为:直肠中下段腺癌。经过多学科会诊讨论,治疗方案是新辅助放化疗+直肠全系膜切除术(择期)。术前对患者进行放疗和化疗相结合,定期复查,最终原发病灶明显缩小并且周围淋巴结未见显示。2022年5月27日进行了直肠全系膜切除术,术后病理提示:手术标本未发现任何肿瘤组织——完全缓解pCR,意味着患者病灶完全清除。回顾该患者病情,虽就诊时已是局部晚期直肠癌,但经过治疗肿瘤已根治,现门诊随访3年未见肿瘤复发及转移。 (以上病例资料由成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肿瘤科罗兴主治医生提供) 病例二 直肠癌术后复发+直肠盆腔瘘+介入治疗:    王某,82岁,因“直肠恶性肿瘤术后放化疗约一年,肛门疼痛近一月”入我科。约一年前患者院外行腹腔镜辅助直肠癌根治术+末端回肠造口术,术后完成放化疗。2023年10月20日腹部增强CT提示:直肠吻合复发伴左侧腹股沟淋巴结肿大。随后患者行左腹股沟淋巴结穿刺活检印证已发生淋巴结转移,同时该患者还出现直肠盆腔瘘。经肿瘤科全科讨论,拟采取介入治疗,创伤小,患者耐受性好,患者在2023年10月28日接受了DSA引导下经皮超选择性动脉造影术+经皮选择性动脉置管术+髂动脉分支栓塞术(左阴部内动脉+加收左闭孔内动脉分支共2条)+股动脉穿刺术,予以血管腔内灌注部分化疗药物。介入治疗后患者继续完善后续系统治疗。现患者病灶缩小,便频、粘液便、肛周疼痛症状明显缓解。 (以上病例资料由成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肿瘤科刘滔博士提供)   关于检查与预防 上面两个病例可以看出,结直肠癌目前的治疗手段非常多,“晚期”、“术后复发”、“高龄”、“不能耐受手术、放化疗”这些在老百姓看来就是宣布死亡的词汇,在肿瘤科医生眼里都有解决的方案。然而除了治疗有效性,老百姓对于结直肠癌的检查和预防还有很多疑问。下面,成橙老师就大家关心的几个问题聊聊吧。   胃肠镜检查会损伤肠道吗? 虽然胃肠镜检查是有创的侵入式检查,可能会对胃肠道粘膜造成一点蹭伤,但一般来说很轻微而且症状会很快消失。一个熟练的内镜医生,进镜几乎是悬空的,不会蹭住粘膜,发现占位,也不会强行通过。另外,取活检后也会造成轻微的出血,医生会做相应处理,取的活检组织也只有半粒大米那么大,风险是可控的。目前肠镜检查分为无痛肠镜和普通肠镜,无痛肠镜患者的体验感也大大提高。 肠镜筛查从什么时间开始呢? 结直肠癌的高发年龄是50岁以后,因此,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建议对50岁以上年龄层的人群进行结直肠癌早筛(肠镜检查)。2021年,美国预防医学工作组(USPSTF)更新了2016年发布的结直肠癌(CRC)筛查建议,将结直肠癌的早筛年龄提前到45岁。 同时更新的指南中有如下的建议:  1.对所有年龄在50-75岁之间的成人进行结直肠癌筛查(A 推荐等级); 2.USPSTF 建议对45至49岁的成人筛结直肠癌(B 推荐等级); 3.选择性地为76至85岁的成年人提供结肠直肠癌的筛查(C 推荐等级)。   结直肠癌与息肉有什么关系呢? 结直肠癌是世界上第三大最常见的恶性肿瘤,80%~95%的结直肠癌是在多种机制共同参与下由结直肠息肉演变而来。从肠息肉演化为结直肠癌大概需要5-15年,若肠息肉的体积很小并不伴有明显的临床症状,通常选择定期复查;若体积较大并产生了明显的临床症状,则需要手术治疗。 哪些机体表现可能是结直肠癌的早期症状? 右侧结肠癌的主要临床症状:食欲不振、恶心、呕吐、贫血、疲劳、腹痛。由于右半结肠的肠腔宽大,肿瘤要生长到一定体积时才会出现明显的腹部症状。左侧结肠癌的主要临床症状:大便习惯改变,出现便秘、便血、腹泻、腹痛、腹部痉挛、腹胀等。由于左半结肠肠腔较右半结肠肠腔窄,左半结肠癌更容易出现完全或部分性肠梗阻。 吃什么可以有效降低结直肠癌的发生呢? 没有啊,为什么这么说? 那为什么在我心里的分量越来越重了? (1)益生菌: 益生菌的作用就如其名,对肠道有益的活性微生物。肠道中分布着数以万亿计的微生物,包括至少1000种不同的细菌,对人类健康至关重要。肠道菌群与机体处于平衡关系,当受到宿主或外界环境的影响时,就可能打破这种平衡,导致肠道微生态系统的紊乱,从而产生疾病[2]。服用某些益生菌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扭转微生物群组成的不良变化,为肠道炎症和塑造肿瘤生长环境提供了有利条件[3]。比如酵母菌、乳酸菌等就属于益生菌。 (2)黑树莓: 有研究人员发现,黑树莓对结直肠癌的预防有重要作用。黑树莓的苯甲酸盐代谢物(例如马尿酸盐)会上调相关基因的表达,因此对增强原代人类NK细胞的细胞毒性存在一定的可能性。马尿酸水平升高是人类健康肠道微生物群的代谢组学标志,马尿酸还具有抗肿瘤作用[4]。因此,我们可以摄入适当的黑树莓,延缓和降低结直肠癌的发生。 (3)青春期乳制品: 英国曾对27196名女性进行研究分析,发现在这群女性中,青春期乳制品摄入量较高与晚年患直肠癌和晚期腺瘤的风险较低相关[5]。受此启发,我们建议对处于青春期的女性可以适当摄入乳制品。 (4)营养保健品: 对于中老年群体来说,营养保健品一直是他们所关心的问题。姜黄素和二氢咖啡酸可作为开发预防/联合治疗结肠癌的先进食品的基础[6]。姜黄素对结直肠癌的发生有抑制作用,它与许多物质的联合用药可以降低结直肠癌的发病率。(注意:具体的用药还是应当咨询相关医师。) 面对肿瘤,也就是谈癌色变的癌症,不要害怕更不要逃避哦,有风险有信号一定要积极预防!世界肠道健康日,负责好你的肠道,好好保护它吧!   参考文献: [1] Bray F, Ferlay J, Soerjomataram I, Siegel RL, Torre LA, Jemal A. Global cancer statistics 2018: GLOBOCAN estimates of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worldwide for 36 cancers in 185 countries. CA Cancer J Clin. 2018 Nov;68(6):394-424. doi: 10.3322/caac.21492. Epub 2018 Sep 12. Erratum in: CA Cancer J Clin. 2020 Jul;70(4):313. [2] Pinheiro M, Moreira DN, Ghidini M. Colon and rectal cancer: An emergent public health problem. World J Gastroenterol. 2024 Feb 21;30(7):644-651. doi: 10.3748/wjg.v30.i7.644. [3] Ding S, Hu C, Fang J, Liu G. The Protective Role of Probiotics against Colorectal Cancer. Oxid Med Cell Longev. 2020 Dec 9;2020:8884583. doi: 10.1155/2020/8884583. [4] Huang YW, Lin CW, Pan P, Shan T, Echeveste CE, Mo YY, Wang HT, Aldakkak M, Tsai S, Oshima K, Yearsley M, Xiao J, Cao H, Sun C, Du M, Bai W, Yu J, Wang LS. Black Raspberries Suppress Colorectal Cancer by Enhancing Smad4 Expression in Colonic Epithelium and Natural Killer Cells. Front Immunol. 2020 Dec 14;11:570683. doi: 10.3389/fimmu.2020.570683. [5] Nimptsch K, Lee DH, Zhang X, Song M, Farvid MS, Rezende LFM, Cao Y, Chan AT, Fuchs C, Meyerhardt J, Nowak JA, Willett WC, Ogino S, Giovannucci E, Pischon T, Wu K. Dairy intake during adolescence and risk of colorectal adenoma later in life. Br J Cancer. 2021 Mar;124(6):1160-1168. doi: 10.1038/s41416-020-01203-x. Epub 2021 Jan 4. [6] Santana-Gálvez J, Villela-Castrejón J, Serna-Saldívar SO, Cisneros-Zevallos L, Jacobo-Velázquez DA. Synergistic Combinations of Curcumin, Sulforaphane, and Dihydrocaffeic Acid against Human Colon Cancer Cells. Int J Mol Sci. 2020 Apr 28;21(9):3108. doi: 10.3390/ijms21093108. 作者:王金锦(成都医学院临床21级)、 刘朝敏(成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漫画创作:王婧颖、黄号楠 (成都医学院临床21级) 编辑:段然、刘娟 审核:任涛(成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注:文中插画均为“医路成橙TM”原创设计

查看更多

扫一扫,手机端浏览